雙手沾染的血緩緩滴落,原本墨黑的雙眼已變回原本的色彩,但卻顯得空洞,望著凜,廣播的一字一句入不了我的耳,只能在心裡反問著自己,走到了最後我得到了什麼?

站在血泊之中,身上背著許多人的生命,張著唇我說不出話,我想流淚,淚水卻已乾涸。

「小渝...」凜的眼底浮現出心疼與不捨,他抬起手撕去了臉上的假臉皮,露出了雪月的面孔。

「雪...雪月...?」不可置信的我,雙手伸向凜那張屬於雪月的臉,我想確認眼前的雪月是否為幻影。

「是我,小渝我回來了...」凜,不,是雪月,雪月張開雙手緊擁著我,他的淚滑落臉頰,沒入我的頭髮裡。

「雪月...雪月...雪月...」瞳孔縮了縮,原本空洞的雙眼染上了薄霧,原本乾涸的淚水,隨著雪月的淚,一滴兩滴的滑落,我也緊緊的回抱住雪月,沙啞著聲音,不停的喊著雪月的名字。

曾經失去的溫暖,現在正在我的懷抱裡。

我曾度過多少空洞泛冷的夜晚,伴隨著停止不了的疼痛與眼淚,那曾中斷過的幸福,屬於我的幸福,此刻就在我的眼前。

「對不起...對不起...我只能先詐死才能有時間設計族老們,才能帶著你和梓風、梓雷脫離那裏。」雪月溫柔心疼的嗓音在我的頭頂上方響起。

「你怎能這樣對我...你怎能這樣對我...看著你支離破碎的身軀,我的心好痛,失去了你就等於失去了全世界,眼裡是一片空洞的黑......」聽著雪月的解釋,我帶著淚水,憤怒得捶打雪月的胸膛,過去宛如行屍走肉般的日子歷歷在目。

那種絕望的感覺,直到現在依舊衝急著我的心,多少的夜晚我睜眼至天明,握在手上的刀數次劃破我的手腕,活下來的路走的好艱辛,失去的痛苦折磨著我,沉浸在悲傷之中的我,走過兩人共同擁有的回憶之地,思念也越發濃烈,路的盡頭在哪裡我找不到......

「對不起,小渝你聽我說...那年當上Joker後,我所許的願望是取代凜的人生,先以詐死欺瞞族老,後想到你有可能會跟著我的腳步入學,以凜的身分我才能再次入學保護你。
因為不論我們逃到哪裡,始終在族老的掌控裡,族老為了要能掌控你,要你回到家族裡面,我的入學剛好是一個契機,他們知道只要藉這機會殺了我,依你的個性一定會入學。
而且在族老的觀念裡,每任繼承者都必須入學,就算是你父親的遺囑裡指定你為繼承者,但沒有Joker的頭銜,他們是不會認可的。
所以他們設了這個局,我就反過來利用他們的局...」雪月緊緊的抱著我,解釋的聲音從我頭頂上傳來。

聽著雪月那溫柔的嗓音,我只能緊緊地環抱著他,我的手揪緊了雪月後背的衣服,身體是止不住地顫抖,是喜悅也是害怕,我喜悅著雪月回到了我身邊,但同時也懼怕著這一切只是我的幻想,有如南柯一夢,一轉眼雪月便消逝於我的懷抱。

「......我怕壞了這個局,只能一直躲在暗處陪著你保護你,看著你的淚我卻無法伸手擁抱你,我多想將你擁入懷中永遠的呵護疼惜著,但為了讓我們能徹底擺脫族老的掌控,我只能先犧牲自己的命。」雪月的雙手收緊,抱得更緊了,似是要把這幾年來的擁抱全部補給我一樣。

「我不管族老到底想做什麼,我只希望你能活得好好的,就算無法陪著我也沒關係,只是希望你活的好好的,如此而已...」被雪月抱的發疼的身子,在深刻感受到雪月的溫度後逐漸平靜下來,把臉埋在雪月懷裡,我悶聲的說著。

「不...我不會再離開你了,生同裘死同穴,這一生我不會再放開你。」雪月認真而嚴肅的言詞裡是對我的誓言。

「好...生死永相伴......」抬頭望著雪月,心底的空洞,一點一滴地被填滿,這些年的灰暗苦澀逐漸被一片光亮所取代,燦爛的笑顏重新回到我的臉上,好久好久沒有這麼溫暖的感覺,笑中含淚的也對雪月起了誓言,我們是屬於彼此,再也不能分開。

「走吧,收拾東西我們一起回家,接梓風和梓雷一起回我們的家。」雪月微笑著鬆開了手,帶我走向宿舍。

「好...回家。」抹去了淚水,我點點頭,跟著雪月走向宿舍。

回到寢室,發現桌上放了一張卡片,明信片的大小,上面只印了一句話『你的願望是什麼?』,翻過卡片背面,抓起筆寫上了一句話後收起來,走出宿舍後,雪月已站在外面等著我。

「收到卡片了?」雪月牽起我的手,依據廣播的指示前往校長室繳交願望的卡片。

「嗯,也寫好了。」緊緊回握雪月,在心底對自己發誓,絕對不再鬆開這雙手。

「寫了什麼?」雪月有些好奇的問著我。

「等等你就知道了。」笑著答覆,無論雪月如何的威脅利誘,我就是笑而不答。

「放在桌上就可以離開了。」笑鬧之間,校長室已在眼前,洞開的大門,裏頭空無一人,雪月領著我走入,將卡片放置在桌上。

「好。」點點頭,跟雪月一樣,我把卡片放在雪月的卡片旁邊。

「原來呀...」我和雪月望著彼此擺在桌上的卡片,看清內容後相視而笑,緊握彼此的手,便轉身頭也不回地離開校長室,離開這個充滿罪孽與血腥的學校。

而靜靜躺在桌面上的卡片,背面朝上,上面各是不同的字跡,但卻不約而同地寫著一句話『走自己的路。』
2013.12.18 Wed l Joker l 留言 (0) l top
剩下的最後兩人是♥10和♣Q,他們握緊彼此的手。

「生要在一起,死也要在一起喔!!」♥10對著♣Q輕輕的許下了最後一個諾言,即使無法走到最後,也要在來世相見,再一次牽起對方的手。

「好。」♣Q望著♥10點頭,兩人交會的雙眼透著堅毅的決心。

「我不會讓你們如願的。」泛冷寂涼的心逐漸盛滿了妒與恨。

我也曾擁有一雙如此溫暖堅毅的手緊握著我,為什麼幸福的總是他人?是忌妒也是怨恨,理智逐漸被一片黑暗所掩埋,只剩下一個念頭,絕對不能讓他們如此幸福的走到最後。

「呼...呼…呼…。」過度的使用能力,使得體力有點不堪負荷,雙方的體力都到了極限,現在比的是耐力與決心。

「呀啊...啊啊......」♥10的尖叫聲響起,凜用了最後一點體力,讓雷電落在♥10身上,隨之兩人一起倒臥在地。

「不!!!!!」♣Q不再與我纏鬥,朝著♥10跑去。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Q的行為讓我有機可趁,握緊了手上的刀,我準確的刺中對方的心臟,並下意識喃喃低語著。

「不要!我殺了妳!!不能原諒,不能原諒!!」當最愛的人倒下,♥10瘋狂了,原本傷痕累累,虛弱的身子緊握著手上的武器朝我飛奔過來。

「我不需要你的原諒。」旋轉過身子,躲過了♥10的攻擊,手中的利刃趁隙劃破了她的喉嚨,溫熱的血噴灑而出。

「.........」張著口無法言語,♥10眼中盈滿了淚水,雙手試著阻擋血液的流失,拖著沉重的雙腳,緩慢地走向早已倒下的♣Q,最後一刻她仍掙扎著要握住那雙悉心呵護她的大手。

「我說過不會讓你們如願。」冷著眼,手上的刀在♣Q之後,又再次沒入了♥10的身體裡,一樣是心臟。

「.......」失去了力量與生命的身體頹然倒地,♥10伸長的手與♣Q的手僅差釐米之豪便能碰觸到。

隨著消逝的生命,鐘聲緩緩響起,悠揚的迴盪在空蕩蕩的校園裡,跟在鐘聲之後是廣播,輕快愉悅地聲音播報著這屆Joker已產生,學期的結束......
2013.12.18 Wed l Joker l 留言 (0) l top
不再遲疑,為了活下去,我不再躲藏被動的應戰,站在凜的身旁,當眾人以為我是個弱點防著凜,攻擊著我時,就注定了他們得痛苦的死去。

我手上的毒香,是致命的香味,也是痛苦的香味,越是濃郁香甜,越是引人發狂。

「♥K,傷了我的代價可是很大的。」手臂上的傷,冒出的血珠爭先恐後的流淌著,而眼前的♥K則是族老們的最後一個暗樁。

「大小姐的血很甜呢,真讓人捨不得殺掉阿,如此鮮甜的血,大小姐就賞賜給我吧!!」舔著刀刃上的血,♥K聳肩不以為然,眼裡是對血液的瘋狂。

「我的血,你喝不起。」看著♥K舔拭刀刃的動作,我輕聲地說著。

「大小姐真是讓人傷心,看在我為那群老頭如此鞠躬盡瘁的份上,也該給我一杯大小姐的血來慰勞我一下吧!」♥K把玩著手上的短刀,視線卻停駐在我受了傷的手臂上止不住的血。

「你確定你還有命喝嗎?」我微笑看著♥K,周圍瀰漫著馥郁濃烈的香味。

「哈哈哈!!!大意啊!!太大意了,真不愧是大小姐!!」♥K裂嘴大笑,頭部的劇烈疼痛,他挨了下來,不管多痛他都忍著,逐漸喪失的視力,讓他不再猶豫,手上的刀像是無窮盡般的一一朝我飛射而來。

「小渝!!」閃過♠A的攻擊,凜手中的雷電便揮了過來,粉碎了我眼前的刀。

「原來你的能力是複製...」因為突如其來的刀,使得我的臉色顯得有些蒼白。

「啊~可惜無法複製有生命的物體,這總是個缺陷,如果可以複製有生命的物體,我就有取之不源的血了,哈哈哈。」就算是看不見,承受著如此劇烈的疼痛,♥K臉上依舊是那帶著邪氣的笑容。

「分心可不是件好事喔~」♠A趁著凜分心,以優異的運動神經突然朝著凜揮刀。

「不見得吧。」凜微一傾身往側邊避開,但臉上還是被劃出了一道傷痕。

「凜!」♠A的快攻,逼得凜不得不專心應對,我朝著凜大喊,兩人對視片刻後馬上專心的對付著眼前的敵人,彼此眼裡流轉的是默契,一種似是從很久很久以前就培養出來的默契…。

「哈哈哈!大小姐,你覺得這場遊戲誰是贏家呢?」♥K狂妄的笑聲響起,他從不畏懼死亡。

「我只知道絕對不會是你。」我微笑看著♥K,時間應該差不多了,毒發時的痛他可以忍,但接下來的痛苦不是他所能忍能阻止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K的笑聲依舊,但透著虛弱,斷斷續續的笑聲持續著,他的眼角、鼻子、都微微流著血,喉嚨裡突然湧出了大量的鮮血。

「噗...」噴吐而出的血,隨之染紅了地面,倒地躺在一片血泊之中,♥K勾起嘴角,從不後悔自己的選擇,即使是面對死亡,這人依舊狂妄的叫人抓不住。

「小渝。」凜悄然的走到我身旁。

「結束了?」沒看向來人,我淡淡地問。

「還剩下兩個。」

聞言,我點點頭,不再多談,轉身離去。

還剩下兩個人,還剩下兩個人,不論那兩人有多厲害,我絕對要當活下來的那個人,落在身旁的雙手緊握著拳頭,心中只餘活下來成為Joker的念頭。
2013.12.18 Wed l Joker l 留言 (0) l top
「所有的信,都是他讓我轉交給你的,這是最後一封了。」宿舍裡,凜將雪月的最後一封遞給我。

「他知道自己即使最後贏得Joker也難逃你們家族的追殺,於是他選擇的是幫助我,就算是粉身碎骨,他也要讓我獲得最後的勝利,因為他還有未完的心願。」凜推著我落坐於床上,而他則是拉了椅子面對著我。

「未完...的心願?」垂首望著手裡的信,那厚厚的一疊,全是雪月最後想跟我說的話。

「你知道的,不是嗎?」凜微笑著,那笑容帶著一絲神祕的感覺。

「................」是的,我知道,雪月始終放心不下我,他總是希望我過得好好的,能夠做我自己...

深吸口氣,我拆開手裡的最後一封信,書寫的字跡凌亂,一張又一張的信,上面寫了滿滿的『我愛你』,看著熟悉的字跡,我的心臟依然疼痛著,不論過了多久,心底的空洞始終存在著,我只能假裝疼痛不存在,假裝我的心底不存在著空洞。

「除了信,這花也是他要我連同最後一封信給你的。」凜將一朵花輕輕地放入我的手裡。

那是一朵鮮紅似血的花,名為『曼珠沙華』,世人則稱之為────彼岸花。

「彼岸花,開彼岸,只見花,不見葉.」手裡握著彼岸花,眼裡空洞的可怕,那是無意識的低語.

「他要你,活下去.」眼前的凜,是雪月最後看見的人,好礙眼,真的很礙眼,為什麼只有他活了下來,雪月卻在彼岸的那端,讓我再也見不著?

「難道他不知道『彼岸花,開一千年,落一千年,花葉永不相見。情不為因果,緣注定生死。』嗎?即使經過了千萬年,依然見不到面...」忍了許久的淚水再也承受不住地心的牽引,紛紛滑落,一滴,兩滴...我再也止不住.

「因為他了解你,追隨他的腳步只是為了再見他一面,再見一面,你會隨他而去,但他真正的願望是要你活下去,不為他,不為別人,只為你自己!!」凜的語調冷冷地,敲進了我的心裡,那是雪月最後的遺言.

「嗚!」緊咬著下唇,將哭聲嚥了回去,不能哭,我不能哭,說了不再哭泣.

「所以他才要我保護你,讓你活下去,因此在你參加了這屆的Joker,我才又回到學園裡.」看出了我不會再固執地追尋雪月的魂魄,凜才緩了語調繼續說下去.

「......」無聲的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會照著雪月的願望,活下去!!

「我的命,當初是雪月救回來的,現在,就讓我以這條命保護你!!」凜伸手將我擁入懷中,拍撫我的背,就像是雪月以前為我做的一樣.

「嗚......雪月...雪月....」凜溫暖的氣息,讓我再也無法控制自己,在他的懷裡痛哭失聲.

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凜嘴巴動了動,似乎想說些什麼,但忍了下來,無聲的嘆息著,雙手更是緊緊地抱著我。

而握在我手中的彼岸花落地,火紅的顏色燒灼著我的眼和我的心,彼岸花,葉落花開,花落葉發,生生世世永不相見.....
2013.12.06 Fri l Joker l 留言 (0) l top
親手殺了摯親會是什麼滋味?

那天,從窗外望去,是凜和晴,他們從爭執到戰鬥,雪月的信從手中滑落,我飛快地奔出宿舍。

「我們都該做抉擇了,而此刻我只是做了我的選擇而已,Joker不會有兩人以上。」注意到我的到來,凜退了開來,鬆開了手裡抓著的由雷電製成的刀,看也不看我一眼,直直的對著晴說話。

我知道這句話其實是說給我聽的,選擇,是多麼困難...

「我們是都該做選擇。」晴堅定地微笑,澄淨的眼裡沒有恨,是一片的坦然和平靜。

「我...」才張口說了一個字,晴運用著能力,將一旁的大樹連根拔起,粗壯的樹朝著我飛了過來。

凜的雷電隨至,將大樹化成了灰,抓著刀和晴纏鬥著,看著交戰中的兩人,我仍然不知道該做何選擇,我還在掙扎,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我只是追尋著雪月而已。

「小渝!!別忘了你是為了什麼才入學!!」凜分神朝著我大吼,因而被晴傷了手臂。

聞言我為之一震,緊緊握著手中的匕首,莫忘初衷,莫忘初衷...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趁著凜制住了晴的空隙,一刀刺向她,眼中的淚止不住,我還有願望還沒完成,不能死在這裡!!

受了一刀的晴軟軟的滑落地上,沒入晴身子裡抹了毒的匕首醒目而刺眼。

「我都知道了喔...小渝姊姊...對不起...我錯怪你了...不...不要難過...你要活下去,代替我...代替我和雪月哥哥活...活下去...」毒發的很快,沒多久晴已是出氣多,入氣少,但是她的道歉令我錯愕。

「晴...」晴妳原諒我了?你知道事情的原委了?但是...但是我卻要殺死你!!你不該死的,死的不該是你啊!!!你還這麼的年輕...

「小渝姊姊!!Joker的遊戲無法存在太...太多的勝利者...我...我只會成為絆...絆腳石...所以...這樣就好...這樣就好...請你...一定要---一定要贏得Joker...活下去喔...」彷彿看穿我心中所想,晴緊抓著我的手,打斷了我尚未出口的話語。

話落,晴的笑容凝結在了臉上,原本緊緊抓握住我的手,也緩緩的鬆開,再也握不住任何人的手,和她的生命...

「為什麼...」晴逐漸微弱的氣息最終消失在我懷裡,緊緊抱著逐漸冰冷的晴,我只能壓抑著。

「雪月也有信留給她。」站在一旁的凜,輕聲地說。

「所以她知道了。」我抱著晴的雙手緊握成拳,全身因憤怒而輕輕地顫抖。

「是。」低垂著眼瞼,凜依舊是平靜地回覆著我。

「她不該死!!」輕柔地放下晴,我站起身子面對著凜。

「是,但這是遲早的事。」凜毫不退縮的凝望著我,說出口的是再簡單不過的事實。

「......」我知道,這是再肯定不過的事,不是我殺了晴,就會是別人殺了她!!

但是,好痛,心好痛,淚水模糊了視線,我伸手掩住了臉,不停地哭泣著,凜不再說話,只是靜靜地站在我旁邊陪著我。

不知道過了多久,凜始終陪伴在我身側,就像以前的雪月一樣陪伴著我。

「我不會再哭泣了。」抹去了淚水,我將雪月留給我的項鍊取下,掛在晴的頸子上後,緩緩地開口。

「我不會再哭泣了。」輕輕拂過晴的臉龐,我轉而面對著凜,重複了剛剛的話。

「你的眼...」相對的視線,凜看著我的雙眼,愣住了。

「嗯,我知道。」原本帶著淺褐色的雙瞳,變成了混濁的褐,那是融合了兩個人格的證據。

入學以來雙手的血從沒停過,除了殺戮還是殺戮,但心底始終抗拒排斥著,總是讓人窺視了我心底的軟弱,並因此而受傷。

然而現在,我不會再動搖了,該殺則殺,為了最終的目的,我不會心軟!

「我知道了。」望進我眼底的決心與選擇,凜點了點頭,不再說話,轉身率先離開了這裡。

再見了,晴。看了晴最後一眼,我跟在凜的身後離去。
2013.12.04 Wed l Joker l 留言 (0)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