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將書埋好後,背靠著大樹坐了下來,呆呆的望著染血的十指,不懂得要清理傷口,不懂得包紮,好像手就這樣壞了也沒關係,但是...

「這樣很不方便呢...」嘆了口氣,緩緩站起身,我決定還是到保健室讓傑克老師包紮一下傷口.

「哎呀呀~這裡有一隻烙單的小羊呢!!」故作驚訝地笑,眼前這開口的人,看起來就一副下流痞子樣,真礙眼.

「還是個小美人呢!!」另一個從旁邊走近上下打量著我,猥瑣的表情也很礙眼.

「是阿,小美人兒,要不要加入我們啊?」又一個湊上來摸了一把我的臉,我揮手用力拍掉對方那隻毛手.

「哎唷~還是個小辣椒呢~」

「辣的嘗起來才夠勁嘛!!」

「哈哈~夠辣夠嗆!!我喜歡!!!」

「說不定床上可是個小綿羊喔~」

「也可能是個騷貨,還要求我們用力的幹她呢!」

「來吧~讓哥哥們好好的疼愛妳啊!!在.床.上.」圍在我旁邊的人聽到這句話全都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哈~」

此起彼落的性騷擾言語,讓我皺起了眉思考著,這些人八成只是為了躲避警察的追緝和名利才進學院,加上又可滿足他們殺人與姦淫的慾望才湊在一起行動的吧!這樣,應該不用手下留情了.

「我的胃口可是很大的喔.」冷冷笑著,左手背上隱隱泛著綠光,混合著夜來香的氣息,散發了出去.

「我們兄弟這麼多人,還怕滿足...不...」狀似為首的人,在手即將碰到我之前停了下來.

「呵呵...還怕滿足不了我嗎?」輕輕笑著接完對方未完的話,我踩著落葉,經過了一尊尊人像,熟記每個人的號碼,走到這群人的外圍,倚著楓樹觀看即將上演的好戲.




許久不見,終於接下去了,但怎麼會是這種奇怪的文章XDDD
2012.09.18 Tue l Joker l 留言 (0) l top

留言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