仔細收好了雪月的信,略為思考了一下,我抓起了電話,撥下了有著深刻記憶,曾經想忘卻丟棄的號碼。

『您好,這裡是沾宅,有什麼事是我能為您服務的嗎?』接通的那一剎那,電話那一頭傳來了管家嚴謹而刻板的聲音。

「梓風和梓雷在嗎?」這時間,那兩個人應該還在挑燈夜戰與課本奮鬥吧。

『抱歉,兩位少爺已就寢歇憩,請您改日再撥打電話。』管家的聲音顯得更加冷漠,婉轉的拒絕將電話接給梓風和梓雷。

「我不過離家四年,連我的聲音都聽不出來了嗎?」深吸口氣,忍著怒意,冷硬的口氣仍然透露出幾許不悅。

『......是,大小姐?』沉默了幾秒,管家傳來了遲疑的疑問。

「膽敢質疑我,你想死嗎?」緊握著電話,我的聲音已降到了冰點。

『不!大小姐,對不起,我馬上將電話轉接給兩位少爺。』管家驚喘了一聲,馬上道歉,並將電話轉給了梓風和梓雷。

『姊姊!!是姊姊嗎?我是梓風,姊姊,我好想你和雪月大哥!!你們過的好嗎??』梓風爽朗的聲音透過電話傳來,依然沒有改變,即使年齡增長了,他依然是那個快樂活潑爽朗又有些衝動的男孩。

「小風,我很好,你們呢?你還有沒有闖禍啊?小雷還是一樣像個老學究嗎?」聽到雪月的名字,瞳孔縮了縮,心臟有點疼痛,我只能輕輕笑了聲,問著弟弟們的近況。

『姊!!我才沒有闖禍!!那都是人家故意要惹我的,我才不會閒著沒事到處找人家麻煩!至於雷,他還是一樣悶,跟顆石頭沒兩樣啦!而且石頭不管搬到哪裡都還是石頭,沒救了!』梓風哇啦哇啦的大叫,表明惹禍不是他的錯,一切都是別人的陰謀就對了!

『你......聽......別人......』電話裡在梓風旁邊說話的梓雷,他的聲音讓我聽不真切。
(你敢說我不敢聽,自己故意找對方碴,還敢說是別人的錯?)

『我..我才沒有!!』梓風的回應看似有點心虛。

「小風,小雷說了什麼?你的回答好像有點心虛的感覺。」感覺有點好笑。

『他什麼都沒說啦!!呃…笨..笨蛋雷!!你到底在亂摸什麼啦!!』梓風聲音好像有點顫抖,梓雷你到底摸了梓風哪裡?讓姐姐我真是好奇。

『…電話……』梓雷貌似又說了一句話。
(把電話給我,換我聽。)

『阿!!跟你說過好多次,不…不要在我耳邊說話,拿去,拿去,電話給你就是了嘛!!』梓風的聲音聽來軟軟的又有些倔強。梓風,我想你是鬥不過梓雷的。

『姊。』梓雷的聲音清晰的傳來,讓我知道換他拿到電話了。

「小雷,不要太欺負他了。」帶著笑意,我小小調侃一下梓雷。

『我盡量。』梓雷的聲音隱隱帶著笑意,梓風,你好自為之吧!姐姐幫不了你。

「小雷,雪月死了……」深吸一口氣後,我告訴梓雷這幾年我和雪月發生的事情。

冗長的敘述,梓雷始終安靜的聽著,並未打斷我的話,原以為哭過就可以忘了再次哭泣,但是不行,哽咽的聲音迴盪在房裡,如同我的心,空蕩蕩的…。

『姊,別哭,族老這裡我會替你打探,一有消息我就打給你,你只要專心於獲勝就好,我和風都會在家裡等你回來。』梓雷沉穩的聲音安定了我的心,他還是一如以往般的成熟穩重。

「小雷…麻煩你了…」沒想到最終還是得麻煩梓雷,我這個姊姊還真是失敗。

『姊,別這麼說,如果當初你沒扛起”那個”責任,我和風也不可能像現在這般自由自在。』

「因為這本就是我身為長女、身為姊姊的責任。」為了心愛的弟弟,我不能不扛起這份責任。

『姊….』梓雷的聲音帶著憂慮。

「沒事,那就先這樣了,幫我跟風說再見,有消息再通知我吧!」不能再讓他們擔心了,帶著逃避的意味,我匆忙掛斷了電話。

雪月,我這樣做是對是錯?但我需要梓雷幫我探消息,以便我在學校裡便於下手,我果真是個失敗的姊姊阿….

抓著被單,我將自己蒙頭包了起來,別再想了,別再想了,如此說服自己,一切船到橋頭自然直…
咳...
梓雷根本腹黑!!
成熟穩重只是面具啦!!!
2013.11.13 Wed l Joker l 留言 (0) l top

留言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