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如墨般的深夜,稚嫩的女娃聲,淒然的迴盪在暗房裡。

『若熬不下去,就換梓雷和梓風來,繼承人不差你一個人,也不是非要你不可。』男人冷漠的聲音倏然響起,看著自己女兒的痛苦,毫無在意,他在意的是這個女兒生來似乎能對各種毒都能產生抗體,只是在產生抗體前,身體依然會受到戕害。

擁有這種特殊體質的女兒,是繼承人的最好人選,原本看不見眼底,只是自己一時心血來潮臨幸一次的毫不起眼的妾竟然幫他生了這麼個有趣的女兒。

雖然不得不再次臨幸那個無趣的妾,讓她生下了那對雙胞胎,即使那對雙胞胎並沒有這種有趣的體質,但卻不失為一個操控女兒的好籌碼。

『不...我可以...我可以熬...熬下去...別...別傷害小風...和...和...和小雷....爸爸...別傷害....他...他們...』十歲的小渝,忍著身上因毒發而引起的劇烈疼痛,喘息著懇求自己的爸爸別傷害她的弟弟們。

才十歲,被環境與遭遇磨出來的早熟與聰慧,讓小渝在弟弟們身上隱瞞了不能洩漏的秘密,那是為了保護他們,不讓他們和自己一樣陷在地獄的泥沼裡。

從開始接受男人帶著惡意與玩樂性質的訓練起,小渝不停地被男人餵養各種毒藥,除了配方極其複雜虛實間調製的劇毒與侵蝕溶解的毒藥,一般的毒已傷害不了她了,而各種毒藥的知識與配方也在這段期間內牢記刻劃在她的腦海裡。

五年之後,男人因為過度的自信與輕敵,而命喪於自己所下的毒,小渝本以為可以脫離這一切,直到男人的遺囑公布,才知道這不是結束,而是開端。

男人的靈堂前,除了男人的正妻與正子,小渝的母親和雙胞胎弟弟,連同十二族老亦皆已到齊,律師環視眾人一眼,並開始公開宣讀男人的遺囑。

在男人的遺囑裡,指定的繼承人是身為女子年僅十二歲的小渝,男人將所有的一切只留給小渝,若是小渝放棄繼承,將連同母親與弟弟被放逐驅離這個家。

小渝蒼白的臉上是一片平靜的漠然,佇立在風暴的中心,耳裡傳來大媽的辱罵,兄姊的諷刺,族老們竊竊私語的聲音,眼裡望著的是媽媽盛滿憂慮的雙眼與弟弟們稚嫩的臉龐。

『我願意繼承。』虛弱的聲音裡,帶著堅定的意志,小渝說出口的是肯定的答案。

她知道,如果只有自己和媽媽,離開這個家,自己一定可以想到辦法養活他們倆個人,但弟弟們還小,不能就這樣跟著自己和媽媽過如此顛沛流離的生活,為了年幼的弟弟們,她只能妥協,只能跟那連死都不願放過她,不配稱做父親的男人妥協...

睜開眼,耳邊猶似還聽得見大媽的辱罵聲,是夢境?亦或者是現實?眨了眨茫然的雙眼,映入眼中的是無機質的白。

「是夢...不過是一通電話,竟夢見了過往,越是痛苦,越是刻苦嗎?」苦澀的笑容為之凝結在臉上。

「現實是我正在這個學園裡,為了最後的目的活下去,不管是為了誰,我只能活著走下去…」雙手摀著臉,不願再去回想,我開始思考之後的行動,在小雷傳來情報前就暫時躲在宿舍內,還有雪月的信...是誰送進來的?有什麼目的?只能先從目前還存活著的人身上調查起...
2013.11.14 Thu l Joker l 留言 (0) l top

留言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