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等小雷傳來訊息之前,人數依然在減少,但已不若之前每天都有的死亡,能留下來的都是有所企圖、能掌握能力的人,也會是越來越難纏的人,而族老派出的人也不知還剩多少人,現在的我也只能等,但是我真的很痛恨等待…。

Ω Ω Ω

『小魚,不要哭,我有空就打電話給你,乖乖在家裡等我,我會盡快回來的,好嗎?』雪月離去前的一晚,不捨的摸著我的臉頰,兩人緊緊相依偎的溫度是如此炙熱。

『既然不讓我跟你聯絡,你一定要打給我喔!』因為雪月不讓我主動聯絡他,我只能如此央求他務必與我聯絡,我只想知道他過好不好。

原以為自己會直接等到雪月畢業才能見面,才能聽到他那溫柔的嗓音,但雪月入學一個月後,我接到了他的電話。

『小魚,你過的好嗎?有沒有乖乖吃飯?天冷了有多加衣服嗎?』雪月溫柔的嗓音撫慰了我那顆不安的心。

『雪月…我終於聽到你的聲音了,我…我過得很好,也有乖乖按時吃飯…你說的我都有遵守喔!但是我…我好想你….』不想哭泣的,但那熟悉的嗓音傳來我依舊忍不住落淚,好想你,我真的好想你。

『小魚,對不起…讓你擔心了,這一個月以來我一直在適應和熟悉環境,以及學習不一樣的課程。』雪月心疼的話語,宛如他那雙溫暖的手環抱著我。

『我…我會忍耐,雪月你要加油,我也會加油的,所以…所以你要早一點回來喔!!』為了我們的未來,雪月一直在努力,我不能再造成他的負擔,我也要勇敢的等待。

『好,小魚,我愛你。』雪月溫柔的笑了,他愛我,這是無庸置疑的。

『我…我也愛你。』羞紅了雙頰的我,有點扭捏的小小聲回應著雪月。

掛斷了電話,我的心飛揚了起來,輕快的哼著愉悅的曲調,我始終堅信並等待著重逢的那一刻,很快就會來臨,所以我等待。

Ω Ω Ω

但那通電話卻成了我和雪月最後的對話,那是雪月入學後第一次打來的電話,也是最後一通,最後…最後…最後…最後的最後我等到的是──支離破碎的雪月,溫柔呢喃的嗓音呢?日夜溫暖我的體溫呢?那雙盈滿憐惜與疼愛的雙眼呢?

我等到的在也不是我完整的愛情,而是殘破不堪的記憶,所以我痛恨等待…
2013.11.15 Fri l Joker l 留言 (0) l top

留言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