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據梓雷給予的資料,花點時間探查後,族老派出的人還存活下來的莫約只餘三人,這三個人裡面不包含了那個謎般的人,雖然手上握有他們的基礎資料,但學院賦予的能力並不一定會根據本身既有的技能相符合,想要得知他們各自擁有的能力,就只能...。

「哎呀,大小姐,好久不見了,如此毫無防備的站在這裡是在等我們嗎?」清脆的聲音帶著鄙夷和些微的怒意打斷了我的思緒。

「晴...」轉身看向眼前的少女,依舊是記憶中的模樣。

晴是雪月疼愛的妹妹,以往也常膩在我身旁喊我姊姊對我撒嬌。

『小渝姊姊~妳看我畫的。』小小的人兒衝進了我的懷裡,右手還抓著一張圖畫紙。

『晴,妳下課了?』望著與雪月有著幾分相似的小臉,我愉快地笑著摸摸晴的小腦袋。

『嗯!!小渝姐姐,妳看嘛~我的畫被老師稱讚了喔!』晴將手上的圖畫遞到我眼前。

『.....』望著眼前的圖畫,我默然無語,畫中是三個人組成的家庭,畫中的少年和少女一人一手牽著中間的小人兒,旁邊寫著,雪月爸爸和小渝媽媽。

『小渝姐姐,哥哥就像爸爸一樣的保護我和妳,妳就像媽媽一樣的疼愛我,雖然我沒有爸爸媽媽,但是妳和哥哥就是我的爸爸媽媽了!!』晴稚嫩的嗓音透著滿足,即使沒有了父母,她還有我和雪月。

『晴...我和雪月永遠都是妳的爸爸媽媽,我們會保護妳疼愛妳的!!』眼眶含著淚,我伸手擁抱這個從小失去了父母,卻無比堅強,努力活下去的孩子。

『嗯!!我們要永遠永遠在一起喔!!』晴開心的回抱著我。

與雪月相望,我抱緊了晴,我們知道離開家族不是容易之事,但離開之時,必定會帶著這孩子一起...

帶著歉疚複雜的眼神,我只能凝視著眼前不同於以往那嬌憨活潑的少女。

「少叫的那麼親熱!原本是想將你留到最後再慢慢的折磨...」如今晴的眼裡帶著森冷的恨意。

「為什麼...」看著晴那與雪月相仿的雙眼,我的心疼痛了起來,就像是雪月對我的指責,當初的逃亡,我們拋下了晴。

「妳還有臉問為什麼?!就是妳害死了哥哥!!族老們說是妳故意設計哥哥,讓哥哥在這所學院裡死於非命!!」尖銳的指控,像把利刃割畫著我的心。

「不!我沒有設計雪月!!雪月不是我害死的,不是,不是!!」雪月的死,是因為我,但我絕對沒有設計害死他啊!!我是這麼這麼地愛他...

「是妳!!我真後悔幫助了哥哥讓他帶著妳逃跑!!最後哥哥得到的是什麼??是死亡!!我不會原諒妳的!!絕對不會!!!」晴的右手散發著光芒,手輕輕地朝著周圍一揮。

「不!晴,你誤會了!!我沒有...」急著向晴解釋的我,看著欄杆動了起來宛如帶著尖牙的蛇,朝著我衝了過來,一時之間我失去了聲音,無法言語,無法移動半步,只能愣愣地看著眼前的一切。

「住手!!」一聲怒吼,伴隨著強大的電壓,粉碎了朝我而來的鐵欄杆。
2013.11.27 Wed l Joker l 留言 (0) l top

留言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