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瘋了嗎!?毫無準備的面對敵人,還愣在這裡任由對方攻擊妳!!」凜抓著我的肩膀,帶著憤怒地聲音質問著,並用力的搖晃著我。

「雪月...我不是故意要拋下晴,我也沒有陷害你,晴誤會了...她真的誤會了,你快跟她說啊!!!」眼前的人身影重疊著雪月,讓我分不清是現實或夢境。

「小渝,冷靜點!!」凜捧著我的臉,強迫我與他對看。

「.....。」嗜血的因子卻凌駕於我的理智,眨著如夜的眼眸,我對著凜漾出燦爛的笑容,揮出了右手。

「該死!!小晴,你快離開這裡!!」面對我的攻擊,澟閃避不及,他的左手已被我右手上的刀刃劃傷,他轉頭就朝著晴大吼。

「你是誰?憑什麼...」原本還在質疑凜的晴,看到了我對凜刀刃相向,帶著笑意的臉上是一對如黑夜般的眼眸後,沒了聲音。

既是族老派出的人,晴亦握有我的相關資料,她知道我改變顏色的瞳孔代表著什麼,不再言語,帶著對凜的疑惑轉身離去。

「小渝,你冷靜點。」凜皺著眉頭,往後退,閃躲著我的攻擊。

「嗯?我很冷靜呀,嘻~」我笑著回應凜,右手的刀刃持續的朝凜攻擊,左手亦揮灑著毒。

「快停手,小渝,我不想傷害你。」凜閃躲著刀刃的攻擊,一邊釋放雷電蒸發燒毀我所投擲揮出的毒藥。

「為什麼要停手?這樣很好玩啊。如果你不想傷到我就不要防禦還手嘛!」要我停手太難了,刀刃劃過人體時,那滲出皮膚的血液總是能令我感到一陣愉悅的顫慄,啊啊~光只是想像就讓人很是興奮。

「.........」深吸口氣之後,凜不再開口,反守為攻,覷了空便用左手抓住了我拿著右手的刀刃,並用力施壓逼我鬆開了握刀的手。

「呀啊啊啊!!!」原本掙扎著要掙脫凜的箝制的我,因瞬間感受到的電壓而疼痛的大喊而暈厥,那是凜趁我將心思擺在自己被緊握的右手時,他以帶電的右手燃毀了我左手拿著的毒,並以不至於會讓人死亡,但會暈厥的電壓將我電暈。

「小渝,對不起...」凜帶著歉意的嗓音,小心翼翼的抱起已經昏倒的我,往宿舍的方向移動。
2013.11.28 Thu l Joker l 留言 (0) l top

留言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