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手殺了摯親會是什麼滋味?

那天,從窗外望去,是凜和晴,他們從爭執到戰鬥,雪月的信從手中滑落,我飛快地奔出宿舍。

「我們都該做抉擇了,而此刻我只是做了我的選擇而已,Joker不會有兩人以上。」注意到我的到來,凜退了開來,鬆開了手裡抓著的由雷電製成的刀,看也不看我一眼,直直的對著晴說話。

我知道這句話其實是說給我聽的,選擇,是多麼困難...

「我們是都該做選擇。」晴堅定地微笑,澄淨的眼裡沒有恨,是一片的坦然和平靜。

「我...」才張口說了一個字,晴運用著能力,將一旁的大樹連根拔起,粗壯的樹朝著我飛了過來。

凜的雷電隨至,將大樹化成了灰,抓著刀和晴纏鬥著,看著交戰中的兩人,我仍然不知道該做何選擇,我還在掙扎,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我只是追尋著雪月而已。

「小渝!!別忘了你是為了什麼才入學!!」凜分神朝著我大吼,因而被晴傷了手臂。

聞言我為之一震,緊緊握著手中的匕首,莫忘初衷,莫忘初衷...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趁著凜制住了晴的空隙,一刀刺向她,眼中的淚止不住,我還有願望還沒完成,不能死在這裡!!

受了一刀的晴軟軟的滑落地上,沒入晴身子裡抹了毒的匕首醒目而刺眼。

「我都知道了喔...小渝姊姊...對不起...我錯怪你了...不...不要難過...你要活下去,代替我...代替我和雪月哥哥活...活下去...」毒發的很快,沒多久晴已是出氣多,入氣少,但是她的道歉令我錯愕。

「晴...」晴妳原諒我了?你知道事情的原委了?但是...但是我卻要殺死你!!你不該死的,死的不該是你啊!!!你還這麼的年輕...

「小渝姊姊!!Joker的遊戲無法存在太...太多的勝利者...我...我只會成為絆...絆腳石...所以...這樣就好...這樣就好...請你...一定要---一定要贏得Joker...活下去喔...」彷彿看穿我心中所想,晴緊抓著我的手,打斷了我尚未出口的話語。

話落,晴的笑容凝結在了臉上,原本緊緊抓握住我的手,也緩緩的鬆開,再也握不住任何人的手,和她的生命...

「為什麼...」晴逐漸微弱的氣息最終消失在我懷裡,緊緊抱著逐漸冰冷的晴,我只能壓抑著。

「雪月也有信留給她。」站在一旁的凜,輕聲地說。

「所以她知道了。」我抱著晴的雙手緊握成拳,全身因憤怒而輕輕地顫抖。

「是。」低垂著眼瞼,凜依舊是平靜地回覆著我。

「她不該死!!」輕柔地放下晴,我站起身子面對著凜。

「是,但這是遲早的事。」凜毫不退縮的凝望著我,說出口的是再簡單不過的事實。

「......」我知道,這是再肯定不過的事,不是我殺了晴,就會是別人殺了她!!

但是,好痛,心好痛,淚水模糊了視線,我伸手掩住了臉,不停地哭泣著,凜不再說話,只是靜靜地站在我旁邊陪著我。

不知道過了多久,凜始終陪伴在我身側,就像以前的雪月一樣陪伴著我。

「我不會再哭泣了。」抹去了淚水,我將雪月留給我的項鍊取下,掛在晴的頸子上後,緩緩地開口。

「我不會再哭泣了。」輕輕拂過晴的臉龐,我轉而面對著凜,重複了剛剛的話。

「你的眼...」相對的視線,凜看著我的雙眼,愣住了。

「嗯,我知道。」原本帶著淺褐色的雙瞳,變成了混濁的褐,那是融合了兩個人格的證據。

入學以來雙手的血從沒停過,除了殺戮還是殺戮,但心底始終抗拒排斥著,總是讓人窺視了我心底的軟弱,並因此而受傷。

然而現在,我不會再動搖了,該殺則殺,為了最終的目的,我不會心軟!

「我知道了。」望進我眼底的決心與選擇,凜點了點頭,不再說話,轉身率先離開了這裡。

再見了,晴。看了晴最後一眼,我跟在凜的身後離去。
2013.12.04 Wed l Joker l 留言 (0) l top

留言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