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信,都是他讓我轉交給你的,這是最後一封了。」宿舍裡,凜將雪月的最後一封遞給我。

「他知道自己即使最後贏得Joker也難逃你們家族的追殺,於是他選擇的是幫助我,就算是粉身碎骨,他也要讓我獲得最後的勝利,因為他還有未完的心願。」凜推著我落坐於床上,而他則是拉了椅子面對著我。

「未完...的心願?」垂首望著手裡的信,那厚厚的一疊,全是雪月最後想跟我說的話。

「你知道的,不是嗎?」凜微笑著,那笑容帶著一絲神祕的感覺。

「................」是的,我知道,雪月始終放心不下我,他總是希望我過得好好的,能夠做我自己...

深吸口氣,我拆開手裡的最後一封信,書寫的字跡凌亂,一張又一張的信,上面寫了滿滿的『我愛你』,看著熟悉的字跡,我的心臟依然疼痛著,不論過了多久,心底的空洞始終存在著,我只能假裝疼痛不存在,假裝我的心底不存在著空洞。

「除了信,這花也是他要我連同最後一封信給你的。」凜將一朵花輕輕地放入我的手裡。

那是一朵鮮紅似血的花,名為『曼珠沙華』,世人則稱之為────彼岸花。

「彼岸花,開彼岸,只見花,不見葉.」手裡握著彼岸花,眼裡空洞的可怕,那是無意識的低語.

「他要你,活下去.」眼前的凜,是雪月最後看見的人,好礙眼,真的很礙眼,為什麼只有他活了下來,雪月卻在彼岸的那端,讓我再也見不著?

「難道他不知道『彼岸花,開一千年,落一千年,花葉永不相見。情不為因果,緣注定生死。』嗎?即使經過了千萬年,依然見不到面...」忍了許久的淚水再也承受不住地心的牽引,紛紛滑落,一滴,兩滴...我再也止不住.

「因為他了解你,追隨他的腳步只是為了再見他一面,再見一面,你會隨他而去,但他真正的願望是要你活下去,不為他,不為別人,只為你自己!!」凜的語調冷冷地,敲進了我的心裡,那是雪月最後的遺言.

「嗚!」緊咬著下唇,將哭聲嚥了回去,不能哭,我不能哭,說了不再哭泣.

「所以他才要我保護你,讓你活下去,因此在你參加了這屆的Joker,我才又回到學園裡.」看出了我不會再固執地追尋雪月的魂魄,凜才緩了語調繼續說下去.

「......」無聲的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會照著雪月的願望,活下去!!

「我的命,當初是雪月救回來的,現在,就讓我以這條命保護你!!」凜伸手將我擁入懷中,拍撫我的背,就像是雪月以前為我做的一樣.

「嗚......雪月...雪月....」凜溫暖的氣息,讓我再也無法控制自己,在他的懷裡痛哭失聲.

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凜嘴巴動了動,似乎想說些什麼,但忍了下來,無聲的嘆息著,雙手更是緊緊地抱著我。

而握在我手中的彼岸花落地,火紅的顏色燒灼著我的眼和我的心,彼岸花,葉落花開,花落葉發,生生世世永不相見.....
2013.12.06 Fri l Joker l 留言 (0) l top

留言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