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息室裡的人三三兩兩的散落著,彼此間小聲地交談,看來是進入學院前就相互認識的朋友、同事或情人吧,但在這種以殺人為前提的遊戲裡,這些情感又有多牢靠?嘴角泛著冷笑,心中潛藏的惡魔似乎要掙脫枷鎖,半垂著雙眼,雙腳輕快的移動至角落那靠著窗的4人小桌.

「呼…」輕吁了一口氣,將手上一直提著的糕點放置在桌上,從墜中隨手取出一本書後,隨即坐下翻閱.

不知過了多久,原本緊繃著的心靈鬆動著,意識也慢慢飄遠,窗外的陽光透過窗變成了溫暖的存在,似乎在催促著我入睡,單手揉了柔眼睛,心想小睡片刻也無訪,闔上書本,面對窗外溫暖的陽光,頭枕在左手上,我閉上雙眼進入了夢鄉,不知可否夢見心中懸念之人呢?

(以下是第三人稱敘述部分)
陽光輕落在女孩略顯疲憊的睡顏上,經過窗前的男孩看到了沉睡中的人,看了看她身上單薄的制服,低頭沉思了下便轉身離去.

須臾,男孩去而復返,手中多了一件外套,卻是站在女孩趴睡著的桌邊,輕手將外套披在對方肩上,取過桌上的書,落座在她的正對面翻閱起手中的書.

坐著閱讀書籍的男孩,像是女孩的守護者,怕她著涼,為她蓋上外套,怕擾了女孩的睡眠,翻動書頁的動作很輕很輕,午間金色的陽光就這樣灑在兩人身上,形成了一幅和諧的景象,無不讓經過窗外的人多看了幾眼這溫暖的畫面…
(第三人稱敘述結束)

「噹~噹~噹~」代表著午休結束的鐘聲盡職地響遍整個學院,提醒著學生們該準備回教室上下午的課程

「………」被突來的鐘聲所驚醒,隨著我坐筆直的動作,讓原本覆蓋在身上的外套滑落,呆呆地看著那不屬於自己的外套

「醒了?」男孩笑笑地望著眼前剛睡醒而呆滯的我,伸手在對方眼前揮了揮.

「嗯..」聽見對方的問題,直覺的回答了對方的問題後,發現對方的手在自己眼前揮動,臉不自覺微微的泛紅起來

「這…是你的?」看著對方溫柔的笑臉,總覺得臉頰散發著越來越高的溫度,拿起那件不屬於自己的外套,遞到對方眼前詢問著

「是的,這個我能吃嗎?」男孩笑著接過外套,指了指桌面上我不小心做了太多的糕點,似乎對這個很感興趣

「呃..可以」微愣了一秒,對著眼前的人點了點頭,將糕點遞了過去

「謝謝~早上經過家政教室時,流瀉出來的可可香讓我很想品嘗呢~」男孩開心的笑著吃著眼前的糕點,沒察覺出自己脫口而出了什麼.

「是嗎?希望還合你的胃口.」被看到了嗎,反射性地揚起了那宛如面具般的笑容,心中警覺地盤算起這個男孩究竟看到了多少,溶解的可可,地上的血跡,只是不清楚他是否知道死亡的是誰,果然是大意不得,宿舍之外隨時都得警覺注意四周嗎…

「怎麼了嗎?」男孩看起來似乎有些不解

「沒有阿,怎麼會這麼問?」微側著頭,我亦有些不解地望著他.

「因為你的笑容,太假,適合你的是真心的笑,而不是虛假沒有溫度的這個笑容!」男孩歛起笑容,認真的視線讓我無從逃避,臉上僵著的是他所說的那個”不適合”我的笑.

「………」收起了僵硬的微笑,我低下頭不再看著他

「別想太多.」看著沉默的我,男孩起身微傾著身子將書還給我,伸手在我的頭上揉了揉,轉身揮揮手就離開了休息室

『雪月,他是除了你之外,第二個會分辨我笑容的人,在他身上感覺到的,是和你一樣的溫暖,我能信任他…嗎?』望著男孩離開的方向,我的心短暫的迷惘了,心中響起的,是那沒有答案的疑問,問著雪月,也問著自己,是否真能在這所學院裡找到值得自己信任卻又不該信任的人…
2012.08.30 Thu l Joker l 留言 (0) l top

留言

發表留言